長照小革命/科技和人性 時間銀行的溫度哲學

  • 時間:2020-01-14 10:4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曾國華

時間銀行發展至今,各個平台的管理機制不一,讓時間銀行的整合和運作都面臨了瓶頸和困難,然而隨著科技的進步,網路、區塊鏈技術、甚至AI人工智慧的出現,能否讓時間銀行兼顧科技便利和人性溫度,發展出意想不到的可能性?請聽我們的追蹤報導!

時間貨幣營造時間銀行 社區居民零距離

「(實況)這是人家做親家母,兒子娶媳婦時買的,漢神買一雙6千塊,但現在是兩百分券(笑)」

這裡是高雄路中廟社區時間商店,說話的怡秀姊正是時間商店的店長,說起店裡衣服、鞋子、杯子、花瓶、手提袋等各式商品,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的怡秀姊如數家珍。「(原音)這是以前穿不下的,能買的也沒有幾個,有的都嫌太小了,要不然這些東西,以前買都還蠻貴的呀,這些當初買的時候都要1千多塊,但現在都賣1百分券」


路中廟時間商店站長怡秀姊(曾國華 攝)

談到路中廟社區,當初可是高雄氣爆的受災區,為了凝聚居民向心力,他們開始組社區服務隊,而後和中山大學公事所合作成立全高雄第一家時間銀行,希望在第一階段能拉近居民的互信關係。

只是講到拉近彼此關係,怡秀姊可說是時間銀行的最大受益者,原本退休在家的先生根本不贊成怡秀姊每天跑來跑去當志工,但當時間銀行成立後,怡秀姊想辦法拉先生一起參與,不僅賣起二手五金工具,更為居民修理小家電,沒想到幾個月下來,夫妻兩人的關係也產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化。

「(實況)至少我當志工的時候是經過家庭革命的,因為怎麼講,他也退休了嘛,如果都出來了,他在家也很無聊呀,我忙我的,他無聊的時候,我們夫妻有時就會吵架呀,想說你拋夫棄子放在家裡,自己出去,就是這樣子,現在他參與,也知道我在做什麼工作,也是服務社區民眾,所以他現在也能漸漸體會,也能讓我自由自在的出來。」

時間幣具即時性 不必擔心轉型問題

然而有別過去志工隊服務時數必須登錄到內政部祥和計畫中,路中廟時間銀行放棄了複雜平台登錄和使用,完全採用時間貨幣,只要志工參加相關的活動就能獲得時分券,進行服務或物品兌換。


路中廟時間銀行放棄複雜平台登錄和使用,完全採用時間貨幣。(曾國華 攝)

為了擴大居民的參與度,社區每個月也會舉辦市集,讓居民擺設攤位,以時分券交易。路中廟時間銀行專案經理王月娥就認為,使用時間貨幣不但能讓參與者直接真實感受到它的用處外,而且在政府推時間銀行政策不明的狀況下,她根本不必擔心未來可能面對的平台轉換問題。「(原音)所以他們也就問我為什麼我沒有平台,我說我不需要,為什麼,因為我今天是推社區的人,社區有多少人懂得上平台去登錄,我覺得很難,然後他說用手機,我說那也要等實施兩三年之後,所以我們不用平台,那他們就問我用什麼,我說我們用時間貨幣,為什麼?我覺得這個東西至少是一個貨幣的概念,人家不會隨便丟,人家會保留,那你賺這麼多貨幣要幹嘛?我留著呀,給我老婆花呀,那我覺得這個東西是這樣,在一切都沒有明朗化的情況下,我的貨幣是點數的概念,我不用擔心我的平台是什麼狀態,我就可以開始做,而且我也不必擔心,未來平台如果改變了,它會出現什麼問題。」

讓參與者覺得回饋真的具有價值,是時間銀行運作成敗因素之一。台灣時間銀行協會理事長葛文祥就分析,過去時間銀行運作之所以難以成功,除了參與者只存不提外,就是參與者很難透過平台機制獲得立即性的回饋,最後通通成了「隱形會員」。「(原音)也就是我今天要找一個刷油漆的,我不見得找得到人,那個立即性可能不夠,再來就是說在整個初期當中,它的服務內容項目不足,因為人少嘛,時間銀行它的累積是隨著時間來累積它的服務項目和會員數,所以時間銀行它的初期是它最大的瓶頸,但是參加的會員觀望的是比較多啦,雖然有報名,雖然有願意參加活動來交換時間,但是初期的效果不好的情況下,大家都在觀望。」


台灣時間銀行協會理事長葛文祥(曾國華 攝)

時間幣運用受限 時間銀行癥結在管理中心

根據估計,目前運作一年多的路中廟時間銀行,已經發出了大約至少七萬分的時間貨幣。只是在此之前,弘道老人基金會早就曾利用時分券推動時間銀行,但最後卻喊停並且轉型,原因就是行政程序真的太過複雜。弘道老人基金會專員廖燕秋說:「(原音)老實講,已產生行政方面蠻大的一個負擔,尤其是每一個券背後都會要有一個提領的內容需要去做一些註記,這都會造成志工或長輩他們會有需要做填寫的工作,但這些券發行的量還蠻大的,收回之後,志工必須一一辨認志工或長輩所填寫的內容,再把它登載成系統可辨認的資訊,然後再做一些細緻的分析,這反覆的行政工作,造成後續整個工作層面上或是在整個提領的意願上,都讓志工和社工有一些退步的現象,志工自己也覺得麻煩,他們就自己先提出來,能不能不要再用這個了。」

一直關注時間銀行議題的民進黨立委吳玉琴分析,這主要在於規模和提供兌換的項目不同所致,路中廟時間銀行屬於社區型,但弘道的觸角卻遍及全台,而且路中廟的兌換服務未擴及長照,因此兩者操作難度自然大不相同。吳玉琴反而認為,管理中心的設置才是推動時間銀行最難以克服的問題。


民進黨立委吳玉琴:「推動時間銀行成敗的癥結在管理中心。」(曾國華 攝)

「(原音)它中間還要有一個很重要的管理機制,你怎麼知道這個人有需要,在什麼情況下,我要提供這個人服務,篩檢這個人的需求,了解需求,所以不是只有時間兌換而已,我還要知道受服務者的需要在那裡,他要什麼,是專業服務進去,還有志工服務進來,所以它兩個都要經過評估,連結,才能把服務輸送地很順,所以它難是難在管理系統,要非常掌握所有的狀況,還有掌握你和掌握志工的狀況,所以它的難度是非常複雜的,不是像銀行只是存取的一個概念而已。」

志工管理沒效率 先進科技來救援

「我們通常會在活動開始前把QRCODE列印下來,活動開始時會把簽到的QRCODE放在志工大家簽到的地方,然後它他們去做簽到」

這裡是位於台北市萬華的愛愛院,正在為記者解說如何使用志工APP管理平台的是愛愛院的志工專員林菀青,為了讓工作更有效率,他們今年和『優時間銀行雲』合作,引進APP平台,透過電腦和手機連線管理志工。


愛愛院和「優時間銀行雲」合作,透過APP平台,讓志工的管理及登錄更有效率和正確。(曾國華 攝)

志工拿著手機,輕輕對著活動QRCODE一掃,就能完成報到和簽退,而且服務的時數很快就能核發,並換算成虛擬的時間幣,而這些時間幣也可以透過平台,進行所謂『點對點』的『服務』交換。菀青說:「(原音)時間幣的部分就是可以提供給自己或親戚朋友,如果有需要,比方說,媽媽有需要有人帶她去看醫生,那今天剛好我沒有空,那我就可以透過時間幣,在我的APP上面發布一個我需要陪伴的訊息,那其他人在平台上面看到,他就可以點選說那我來陪媽媽去看醫生,這個時間幣就會轉換到他那邊。」

不僅如此,像活動之前的志工招募,也因此大幅縮短了工作時間。菀青扳扳手指頭一算,大概比之前的作業,節省大約40%的時間。菀青說:「(原音)我這個訊息po出去之後,以往的經驗就是志工他會打電話來詢問,那我們就會先從基本資料開始詢問,就是你幾歲住那叫什麼名字之類,再來就是你以前從事志工的經驗有那些,你的興趣專長,可是如果使用時間平台的話,它就直接幫我列在上面了,所以我只要跟他溝通活動當天的細節,他如果能夠配合,他就可以過來。」

談到APP平台的好處,優時間銀行雲總經理林倩如解釋,它是利用當紅的『區塊鏈技術』建構而成,能讓志工的管理及登錄更有效率和正確。「(原音)它底層用的是區塊鏈的技術,為什麼要用區塊鏈技術?就是因為區塊鏈它不可竄改,可追蹤,它能建立某一種程度的信任機制,所以這是我們技術基本的底層架構,那其實我們是提供企業和非營利組織一套這樣的系統,然後讓企業和組織能管理他們的志工和組織他們的志工活動,同時藉由打在這個區塊上面的大數據,可以做到更好的效益分析,把它的志工資源極大化,那對於組織來說,它利用它的APP和後台,可以更有效率的招募志工管理志工、激勵志工,因為它發行時間幣,另外,從志工端來看,它可以從APP提出需求或是提供服務。」

沒有溫度 科技難建立互信創造需求?

只是科技能節省作業時間,但在服務配對上真能面面俱到嗎?

朝陽科大社工系助理教授孫彰良就認為,將區塊鏈技術導入時間銀行志工管理,確實能創造出許多好處,但『服務』需要的是溫度和信任,沒有人在其中穿針引線,總讓人覺得少了些什麼。他說:「(原音)用區塊鏈也是一種時代的潮流,它確實有那樣的機制,譬如說,會員的安全評價上,技能,或是服務的項目等等,可以把這些大數據都輸入電腦裡面去,透過區塊鏈去做這個,沒有問題,這是沒有問題的,它的特點就是正確方便,但是沒有人跟人的接觸的時候,就少了那麼一點剛講的,譬如說有一個熱心的婆婆啦,幫兩邊這樣等等,那個對話次數就會少了,完全只是透過一個介面,服務者和需求者完全透過這個一個介面達成我們講契約好了,這樣就結束了,但我們好像比較少有參與中間那個coordinator(協調員)存在說,有辦法得到三方的對話,少了什麼東西。」

對於孫彰良的說法,王月娥也加碼說『沒有信任真的很難創造需求』,而一旦沒有互助機制,那時間銀行就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原音)光社區好了,社區它其實是很近的距離,我今天好了,我可以提供服務,我可以載你去就醫,你認不認識我,你不認識呀,彼此間沒有信任感,基本上,你很難去創造這樣的一個需求跟提供,以前農村時代,整個村子的人,我們都互相認識,就很ok,但現在尤其在都會區,你彼此要認識,你可能只是點頭之交,但我們可能還不到達我可以信任你,載我父母親去就醫這件事情,而你也會很擔心,你可能跟他不是那麼熟,如果我載他的過程中,他跌倒了,怎麼辦,所以我覺得這會一個很大的問題。」

科技的確提高了志工管理的效率,但如何相對能提高服務的溫度,準確地進行配對,卻才是一大困難,而這也正是吳玉琴一再強調的時間銀行『痛點』。

顯然「優時間銀行雲」也注意到了服務配對和信任的問題,因此他們也在平台上做了一些特別功能的設計,除了有互評機制之外,雙方也可以透過「問問」進行溝通,希望強化使用者彼此的信任度。林倩如說:「(原音)跟這一位可以承接服務方的會員,可以用問問的機制像line一樣的通訊軟體一樣,可以在問問上面互相溝通,你可以去選你是不是希望這位服務方來服務你,都可以,或是你自己透過這個問問的機制,我跟你聊了一下,那我覺得可能不是很適合,那就會有另外一位,系統還會幫你推荐下一位。」

運用AI人工智慧 虛擬里長伯為科技加溫

「(實況)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人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這是科技部長陳良基在去年中的記者會上,示範為時間銀行互助APP媒合的長輩朗讀短篇小說的實況。


科技部長陳良基(右)化身為高中生,在模擬的「台灣時間互助App」上,替一位老人家服務。(資料照/陳林幸虹 攝)

為了發展時間銀行,科技部已委託台大領導的科技團隊進行時間銀行互助APP專案研究,其中除了區塊鏈的運用外,也利用AI人工智慧進行服務配對搓合。成員之一的台大資工所教授許永真就解釋,時間銀行服務平台的後面媒合才是一項技術挑戰,AI要知道誰可以提供服務,交換量越大、效益才能越高。她說:「(原音)我們在科技部的報告裡面,用一個觀念叫AI里長伯,就有點像今天我有一個社區,我有一個很熱心的里長伯,那很多事情,我需要人家幫忙,我就告訴他就好,就有點像這樣的想法,他就想辦法幫我找到什麼人,可以幫忙我做這件事」

然而或許科技的救援仍少了些許溫度,但林倩如也強調,隨著社會型態的改變,過去許多長輩根本不好意思開口請人『幫忙』,最後產生了孤獨死的悲劇,然而時間銀行APP平台的出現,卻意外地讓這些長輩的生活有了轉機。她說:「(原音)我們其實碰到一些狀況,一些老人家的心理狀況就是說,老人家他如果要去幫助別人,他覺得很棒,他覺得很有成就感,可以今天如果老人家不小心跌倒了,他需要有一個人幫他煮個飯什麼的,他不好意思開口,他打那個電話給朋友,他就會覺得麻煩到別人,但今天如果你是用一個中介的,不管是什麼,譬如說APP啦,網路啦,你就不覺得自己是在求別人來幫忙,所以反而是有一個緩衝的,讓大家不用太擔心太尷尬的中介質來做。」


優時間銀行雲總經理林倩如(曾國華 攝)


高雄路中廟時間銀行專案經理王月娥(曾國華 攝)

有點黏又不會太黏 時間銀行的溫度哲學

只是無論是利用那一種平台或技術,實際在第一線操作的王月娥發現,真的要能讓時間銀行運作順利,人際關係的拿捏真的是一門大學問,也就是要有點黏,卻又不會太黏。她說:「(原音)我跟你不認識嘛,現在我們認識了,對不對,雖然認識了,但沒有很熟,所以如果今天你說,我可以教你英文會話,你說我正要學呀,那我們之間就可用時間貨幣去交易,可是當我們今天我跟你已經很熟了,說麻煩你,我今天沒有空去載我兒子,麻煩你幫我去載兒子,我給你30分,你就會說不需要啦,沒關係啦,所以這也是回歸到我們必須探討的就是說,它需要有信任基礎,但是又必須是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關係,這件事情才會被同意,它才會被實施嘛,要不然我們就還是彼此的互助,這樣的互助行為已經有的狀況之下,他不會在意我是不是要有點數的認證,我是不是要有時間幣。」

雞舍裡的雞四處跑來跑去,這裡是台中和平達觀部落的伯拉罕長照基地,為了能讓無償受幫助的長輩或居民,也有回饋的機會,在和平地區推動時間銀行的前台中市副市長林依瑩發起了『友雞計畫』,讓受時間銀行幫助的長輩也能透過簡單的養雞過程,回饋一些雞蛋給長照基地販售。林依瑩說:「(原音)他們也會覺得很希望,也很不好意思啦,覺得一直受幫助,那我說沒有關係呀,那看你要不要養雞,養雞到時候那個雞蛋就來抵這個部分負擔的費用,那他們也覺很好呀,其實有很多人要讓他經濟自立,經濟自立會讓他更有尊嚴,他會覺得不是都靠人家救助的,所以我覺得我們最近就在統計部落有想要養雞的,哇,今天看到數量,蠻可觀的,310隻雞。」


台中和平伯拉罕原鄉基地推動的友雞計畫,讓受時間銀行幫助的長輩更有尊嚴。(曾國華 攝)

和時間銀行APP平台一樣,友雞計畫最終的目的,不外是讓一些長輩能有尊嚴地被幫助,儘管方法不同但目標一致,只是未來時間銀行的平台如何能兼顧科技和人性,找到最適合的溫度,讓互助精神能像呼吸一樣自然溫暖地在你我間傳遞,恐怕才是它下一個階段最大的挑戰。

 長照小革命時間銀行系列報導 

系列1/愛的大雙網 時間銀行的幸福再生術

系列2/遍地開花或一統天下 時間銀行的進化戰爭

系列3/科技和人性 時間銀行的溫度哲學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