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之旅/可可+咖啡 屏東「黑金」崛起(影音)

  • 時間:2020-06-25 09: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屏東的可可豆因為台灣出色的巧克力師在國際大賽中頻頻得獎,打響屏東可可的名號。(江昭倫攝)

90年代,「檳榔」曾被視為「綠金」,是台灣農村一項經濟奇蹟,目前屏東檳榔種植面積仍居全台前三名,但近幾年在縣政府推動輔導轉耕下,可可與咖啡異軍突起,逐漸形成屏東「黑金」新經濟產業,這波屏東「黑金潮」來襲,指日可待!

屏東咖啡種植面積、咖啡農  全台之冠

咖啡農張金山:『(原音) 我們春日咖啡帶了一個焦糖的香氣、、白花香的香氣,還有醋栗的酸甜的感覺,主要的調性是有這四大項。』

將自家的咖啡豆研磨成粉,倒入濾紙,再緩緩注入熱水,一杯有著屏東春日鄉獨特口感與香氣的咖啡誕生了。

早年在屏東,「檳榔」被農民視為「綠金」,產量高,價格又好,「菁仔叢」成為當地最常見的風景。

不過在考量國民健康與水土保持等因素下,政府近年來積極輔導農民轉耕,可可豆與咖啡也異軍突起。目前屏東咖啡種植面積達281公頃,咖啡農超過300多戶,居全國之冠,「黑金」產業儼然成形。

排灣族人張金山就是眾多的咖啡農之一,10年前從軍中退伍後,就決定與另一半從零開始,學習如何栽種、烘焙與手沖咖啡,今年更在潮州鎮上開了一間咖啡館,主打在地春日獨特的部落風味咖啡。

排灣族人張金山(後)是眾多的咖啡農之一,10年前從軍中退伍後,就決定與另一半陳夏鳳淋(前)從零開始,學習如何栽種、烘焙與手沖咖啡,今年更在潮州鎮上開了一間咖啡館,主打在地春日獨特的部落風味咖啡。(江昭倫攝)

張金山:『(原音)大家都會認為種咖啡不容易,其實我覺得整個務農都不容易啦,不管你是種植什麼,第一個你的土地,你的農作物,還有天災、環境,這個都會影響到很多。』

即使過程中遇到許多挫折,張金山也沒想過放棄,目前夫妻倆在春日鄉擁有大約一甲的有機咖啡園,也希望用咖啡串連部落與城鎮,找到新的生機。

張金山:『(原音)如何將咖啡產業推廣推及到我的部落,讓咖啡農夥伴們如何正確去栽種你的作物,很誠信去經營咖啡事業,這個地方是還蠻重要的,我的心願是大家都能靠咖啡賺到錢,這個很實在嘛。』

北大武山的咖啡  穿越百年時空的味道

但談到屏東的咖啡產業,可不能不提泰武鄉,早在日據時期,日本人就在當地試種阿拉比卡品系的咖啡樹,説泰武鄉是台灣咖啡的起源地,一點也不為過。

而位在泰武鄉的吾拉魯滋部落,更被屏東縣政府選定為屏東咖啡產銷園區,從採收果實、水洗、日曬,到咖啡豆篩選、烘焙,民眾都可以在園區內實際體驗,並親自品嚐北大武山泰武咖啡的美味。

吾拉魯茲部落咖啡杯測師林凱玲:『(原音)我們這邊的咖啡的話,就是採有機咖啡去做種植,我們海拔800百到1,200(公尺)的高度,因為這邊的環境溫差落差很大,所以可以造就咖啡不同的風味,裡面風味物質就會很豐富,這邊風味比較特別就是焦糖還有柑橘之類的風味。』

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讓部落族人被迫從山上遷移到平地的「永久屋」,當時屏東縣政府為重振部落經濟決定投入資源,扶植咖啡產業發展。

泰武村長郭茂源:『(原音)我們咖啡它是在日據時期一個奎寧試驗所大量發展,當然在更早荷蘭就有引進,所以我們目前的種苗就是一直從那個時候一直沿用到現在,所以我才講說我們泰武咖啡是有一種百年的咖啡味,它是一個超越時空的咖啡。』

泰武村長郭茂源説,品嚐一杯「穿越百年時空」的咖啡,是吾拉魯茲最大的魅力,為了擴大咖啡產銷量能,他們正計劃從產地、加工到行銷,打造一體化的產業鍊,打響泰武咖啡品牌,也可以帶動部落青年回鄉就業。 (江昭倫攝)

品嚐一杯「穿越百年時空」的咖啡,成為吾拉魯滋最大的魅力,而為了擴大咖啡產銷量能,目前部落族人也正在提案申請,希望以泰武鄉海拔3,092公尺的北大武山當發想,成立「3092咖啡股份有限公司」,從產地、加工到行銷,打造一體化的產業鍊,不但能打響品牌,也可以帶動部落青年回鄉就業。

泰武村長郭茂源:『(原音)我覺得這個是我們難得的機會,我們也有絕佳的天然環境,我們現在就是希望把咖啡作為我們永續經營發展的基礎,帶動我們整個觀光也好,文化也好,這樣整體營造的產業。』

世界冠軍巧克力殊榮   讓屏東可可一砲而紅

除了咖啡,屏東另一個「黑金」產業就是可可豆了。

走進位在屏東內埔鄉的果園,一顆顆飽滿的可可果在樹叢間閃耀著金色光芒,而這一片可可果園,其實全都是供應給屏東在地的巧克力師曾志元。

2018年曾志元參加世界巧克力大賽,一嗚驚人的抱回4面金牌,自此之後更在國際大賽中獲獎無數,這不只是肯定他在製作巧克力上的實力,更鼓舞了許多屏東農民,從檳榔轉種可可,但其實這對他們來說非常不容易。

巧克力師曾志元堅持使用在地的優質可可豆,從採收、發酵、烘焙、研磨,最終於成為一片片世界級的巧克力,這種「Tree to Bar」從可可樹一路做成巧克力,過程都有嚴格的品管控制。 (江昭倫攝)

曾志元:『(原音)我們要求真的很嚴格,第一就是我們必須達到無毒認證,這是第一步,無毒認證之後我們會去過濾他整個園區的果樹,哪一些它品質比較好,哪些需要提升,他們要怎麼樣疏花疏果修枝這部分、使用的肥料,所以他們要慢慢符合可能都要花半年、一年來整頓他們的果園。』

堅持使用在地的優質可可豆,從採收、發酵、烘焙、研磨,最終於成為一片片世界級的巧克力,這種「Tree to Bar」從可可樹一路做成巧克力,從原料端就有嚴格控管的製程模式,也讓曾志元能用這美麗的屏東滋味,向世界訴說台灣的故事。

金牌巧克力夢工廠  訴說台灣滋味

另外也同樣是台灣巧克力之光的,還有屏東東港的「福灣莊園巧克力」。

從取豆、發酵、日曬再到製成,整個莊園彷佛就是一個巧克力夢工廠。

福灣巧克力創辦人許華仁:『(原音)我們在每一個細節、每個步驟都可以嘗試特別的手法,個別去調整,所以不只是發酵,包含在巧克力烘焙溫度或是說調味方面,或是它的顆粒口感方面,或是它酸鹼值方面,都是一一嘗試調整,所以我們也被稱作為巧克力界的NASA,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

「福灣巧克力」負責人許華仁不斷精進製成可可豆的每個步驟,甚至打造全球獨一無二的可可豆「豆窖」,希望往類似紅酒或是紅酒莊園、葡萄莊園去發展,發展出不同年份的可可豆,製成不同風味的巧克力。(江昭倫攝)

頂著小捲髮的許華仁,原本是自家「福灣莊園」的行政主廚,偶然發現屏東可可有無限可能性,便開始大膽投入巧克力產業。2014年創立了「福灣巧克力」品牌,並在2019年世界巧克力大賽中一舉摘下5金、19銀、4銅的佳績,也讓評審對台灣巧克力大感驚艷。

如今屏東種植可可的面積超過200公頃,其中超過9成,都是由「福灣巧克力」收購。而為了鑽研可可豆的風味,許華仁甚至打造全球獨一無二的可可豆「豆窖」,嘗試仿效葡萄酒一樣,能以不同年份的可可豆,製成不同味道的巧克力。

福灣巧克力創辦人許華仁:『(原音)整個可可產業,整個我們未來發展的方向往類似紅酒或是紅酒莊園、葡萄莊園去發展,所以包含我們也把可可豆做年份區分,我們也把可可豆做熟成,我們也把它嘗試不同的發酵方式,不同的發酵菌種,或是嘗試把品種分開來去發酵我們的可可,讓它整個更多元,有更多種的面貌讓消費者去認識,去玩味。』

過去檳榔曾被視為屏東「綠金」,如今可可園、咖啡園逐漸改變當地農村風貌,也吸引越來越多年輕人返鄉就業。這股「黑金」產業的崛起,有著與世界共通語言的優勢,將一步步帶領屏東走上國際!


 延伸閱讀 
新「潮」之旅/國境之南 看見潮州新生命力 (影音)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