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統編教材貫徹習霸權思想 滅少數族群語言卻又想占少數文化

  • 時間:2020-09-16 17:52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當局在內蒙古推行獨尊漢語的教學政策引起蒙古人抗議。圖為學生響應抗爭行動,以蒙古文書寫創作。(Nicholastrad@twitter)

最近內蒙古自治區有數十萬蒙古族人簽名請願、上街集會、罷課罷學,抗議當局在中小學強行實施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即普通話和漢字)教授統編的《語文》、《歷史》和《道德與法治》這三個學科。三科統編教材的背景是什麼?不再允許以少數民族語言講授這些學科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三科統編教材 彰顯中國霸權

中國大陸的中小學教材一直受到中央的控制,但是控製程度和形式有階段性變化。 1950年到1988年屬於「一綱一本」階段,教育部頒布教學大綱和教材,然後由人民教育出版社統一編輯出版。 1986年成立了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教材的編寫和審查分開,兩年後《九年制義務教育教材編寫規劃方案》頒布後,出現了「一綱多本」的局面。 1990年代中後期的教科書甚至有「多綱多本」的選擇。 2001年開始推行國家、地方、學校三級課程管理,允許學生在完成國家和地方規定的課程後,選擇自己所在學校開設的選修課程。這種教材相對多樣性的局面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驟然改變。習近平提出教材編制是國家事權,由教育部統一編寫語文、歷史、道德與法制三科教材。五年後,三科統編教材開始在中小學推行。這樣,三科統編教材不僅又回到了「一綱一本」的狀態,而且授課的語言還規定必須使用普通話。

新編《語文》課本中增加了講述中共領導人故事的篇幅以及中共的軍事成就。 《道德與法治》增加了習近平的中國夢和總體國家安全觀等。《歷史》課本開始強化海洋意識教育,強調西藏、新疆、台灣、南海諸島、周圍海洋區域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海洋意識教育」彰顯了中共構建海洋霸權,控制太平洋地區以及稱霸世界的野心。這和中共近年來的作為一致,譬如在地處歐亞樞紐的非洲國家吉布提建立軍事基地,對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的「租借」,中國漁船在厄瓜多爾附近海域捕撈稀有海洋生物並排放大量垃圾。

推漢語欲除文盲 但蒙古文盲率卻低於漢族

內蒙古教育廳還特別強調不能用統編教材的蒙古語翻譯版進行教學,必須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對於民族語授課的學校來說,這無疑是一次致命的打擊。眾所周知,青少年是學習語言最重要的時期,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習漢語並以普通話授課,必然會影響到母語學習的進度。世界許多國家的經驗表明,普及教育用母語比非母語更能有效改善學業水平,同時可以避免使用非母語造成的理解困難、資源浪費和缺乏公平性。內蒙古當局聲稱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為了消除文盲,但是1980年以來的官方統計數字顯示,內蒙古自治區的蒙古族文盲率低於當地漢族,最近統計數字也顯示蒙古族人口在教育的各個階段(從小學到研究生)受教育的比例都高於漢族人口。

弱勢民族的母語是建立族群意識和社區自助的基礎,是保護民族文化和價值的重要工具。母語是文學、藝術和音樂的載體,以文化反射歷史也更容易突破官方在禁書禁言方面的種種限制。使用漢語授課勢必會越來越降低少數民族語言在教育和社會生活中發揮的功效,導致少數民族語言語境的匱乏。民族語言如果缺乏詞彙的更新和發展,語言所激發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就會枯竭,使母語淪為廚房用語,少數民族文化也終將成為漢族霸權文化的點綴和附庸。


中國政府一方面抑制蒙古族文化的承繼與發展,另一方面將蒙古族文化轉化為一種觀賞文化。 (圖: IMARI/unesco)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在逐漸弱化蒙語的同時,卻搶在蒙古國之前將蒙古族「呼麥」喉音唱法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申報註冊。呼麥唱法在蒙古國是歷史悠久的一種音樂形式,在內蒙古失傳多年,只是通過近三十年的文化交流,才開始重新引入這種唱法。中國政府一方面抑制蒙古族文化的承繼與發展,另一方面將蒙古族文化轉化為一種觀賞文化,彷彿博物館玻璃櫃中陳列的展品。這與殖民者滅絕原住民族文化的做法如出一轍。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