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迎戰假訊息/快速揭露真相 以事實反制中共資訊操縱

  • 時間:2022-06-22 14:0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照坤
迎戰假訊息/快速揭露真相 以事實反制中共資訊操縱
面對中共假新聞與假訊息對台的認知作戰,台灣必須以事實快速反制中共的資訊操作 (Pixabay)

當前國家安全的威脅不只來自軍事武器,「認知作戰」與「資訊操縱」也正在影響著台灣,行政院指出,境外敵對勢力「利用民主國家重視言論自由,從這個角度發動攻擊」,因此有必要透過修法並參考國際經驗,同時分析本土現象進一步提出因應對策;長期研究國家安全議題的學者則認為,揭露事實真相是民主法治國家現階段可採取的主動做法,例如烏克蘭以「事實」為基礎,透過公開揭露、如實陳述、即時整合等做法進行心戰,就相當值得台灣參考。

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引述瑞典哥登堡大學的研究指出,最近6年來自外國勢力的資訊攻擊量,台灣是世界第一,也就是說,台灣站在世界最前線,持續面對境外敵對勢力來自中國的「認知作戰」或「資訊操縱」。

中共對台認知戰 藉在地協力、社群及媒體散播

根據國安局的分析,中共對台進行認知作戰的方式主要是由數據公司掌蒐輿情,並依調研結果及「中央廚房」的做法,透過「集中籌備、生產及配送」的模式彙整新聞議題及要素,統一口徑產製對台爭訊文宣,以提高訊息擴散效應,之後運用在地協力者轉入封閉社群,再導入國人常用的公開社群平台傳散,並誘發國內媒體轉載報導,接著由陸媒援引進行「二次加工」、「以台打台」模式,引發台灣媒體及社群跟風炒作,以及利用在地協力者帶風向,擴大輿論場域影響力,藉以混淆、影響台灣民眾的視聽,進而達到「裂解百姓信任」、「擾亂執政節奏」、「挑撥社會和諧」及「破壞友盟關係」的目標。

其實,在國際間,破壞力強的認知戰早已成為新型態戰爭之一,例如俄羅斯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今年2月又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員劉蕭翔便指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混合戰」是長期且持續的作為,在製造克里米亞危機與介入頓巴斯戰爭前,俄羅斯即醞釀已久,之後仍持續對烏克蘭發動混合戰。

劉蕭翔在國防院發表的「俄羅斯在烏克蘭混合戰作為對台灣之啟示」專文中提到,「混合戰」包括灰色地帶戰術、資訊戰、統戰分化、扶植代理人及網路戰等作為,每種作為都有能與兩岸情勢類比之處。他在受訪時更進一步指出,俄羅斯發動的混合戰不只是要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更希望烏克蘭有朝一日可以重返俄國懷抱,這與中國企圖統一台灣的目的極為相似,所以烏克蘭的反制做法確實有值得台灣借鑑的地方。

劉蕭翔認為,美國揭示俄羅斯可能進攻烏克蘭的時點,可能是擾敵手段,也可能是以「假訊息」破解灰色地帶戰術的反制之道;再以網路戰為例,烏克蘭政府則是使用禁止方式來抵禦俄方的網路戰。他說:『(原音)對於俄羅斯的網路認知作戰,烏克蘭採取的是禁止親俄傳媒的訊號落地,還有禁止民眾使用俄國郵件、俄國的社交軟體、瀏覽相關網站的做法。』

以快速揭露真相反制 與假訊息賽跑

從烏克蘭的做法來看台灣的情況,面對中國持續尋覓扶植代理人與擴大網路戰攻勢的可能作為,劉蕭翔表示,台灣已修訂國安法與實施反滲透法,公部門也禁用微信、大陸的搜尋引擎以及中製資通訊產品。『(原音)這些反制措施如果可以推廣到全民當然是更好,只是說這需要時間與契機,在過渡階段,除了宣導提升全民的危機跟資安意識之外,我們可以採取揭露事實真相的做法,這有點類似美國在俄羅斯出兵烏克蘭之前所採取的偵察嚇阻手段,就是提前曝光對手意圖,讓對方無功而返。』

劉蕭翔強調,揭露事實真相是民主法治國家現階段可採取的主動做法,更重要的是在網路時代,假訊息雖然傳得很快,「但你真的有心要破解的話,也是很快的」。

國安局便表示,目前已統合國安單位掌蒐影響國安情訊,循已建立的通聯及對口機制通報國安會及行政院等單位,並由行政院責付權責部會機關澄清應處;同時依循「境內偵辦不法」、「境外主動揭露」的原則辦理涉法案件。

羅秉成也指出,政府採取跨部會區域聯防概念,以「識假(識讀教育)、破假(立即澄清)、抑假(抑制假訊息散播)、懲假(懲罰假訊息)」原則因應假訊息。他說:『(原音)短期要做的就是破假,要跟他做時間競賽,因為假訊息在網路上開跑,真實的訊息至少慢六倍,這方面等於苦苦追趕,所以就要有好的方法把真實訊息,尤其爭議性訊息,能夠在網路上、各個社群平台被看到。』

至於烏克蘭使用的禁止方式,羅秉成則認為,民主法治國家重視言論自由,所以用法律強制封鎖屏蔽相關帳戶、網站或封鎖,「我們不能做也不該做」;但他也指出,政府已注意到英國在3月提出的線上安全法,未來能否在網路治理面向上有些規範,也就是透過自律、他律、法律的三律共管,將是政府抑制假訊息散播以及數位通訊傳播法修法的重要方向。

資訊操縱 情緒比事實更能影響輿論

不僅是認知戰必須密切關注,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與保障民主聯盟日前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若使用包括Google、Bing等搜尋引擎及影音平台YouTube搜尋,符合中國官方立場的訊息幾乎都占據首頁,點出中國利用西方搜尋引擎推播其官方觀點的問題。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政策分析員劉姝廷在最新發表的「中共以演算法推進輿論引導」專文中精闢點出一個真實情況,「在『後真相』(post-truth)的時代,中共已意識到情緒往往比客觀的事實更能影響輿論」。

劉姝廷受訪時表示,中共企圖操縱演算法進行輿論引導,其實是為了操弄「情緒」,一方面在其國內激化民族主義,對台則試圖加劇社會對立。

羅秉成受訪時也指出,「現在演算法太厲害,會知道這個人的生活習性、偏好,甚至可以算出政治立場,透過這樣方式把假訊息或認知作戰資訊,透過演算法送到你的帳號或眼前」。

反制資訊操縱 烏克蘭經驗可供參考

至於要如何防制資訊操縱,羅秉成表示,這必須透過科技輔助、公私協力,以及法律與政策多管齊下,例如對於AI機器人帳戶,如何查找機器人帳號、查到後讓平台將其封閉或下架;又像是深偽技術(deepfake)剛開始不易辨識,但目前在技術上已漸能處理。

劉姝廷也認為,對於假訊息,可透過事實查核、政府澄清等公、私協力做法予以解決,但目前問題較為嚴重的其實是所謂「敘事」手法,而反制作為則可參考因應俄烏戰爭而興起的「大翻譯運動」,她說:『(原音)「敘事」不一定是假訊息,它是透過敘事方式去加強某些情緒,對於這種敘事,我們用事實查核可能會出現一種「逆火效應」,也就是你愈要去跟不相信你的人證明你說的事情是真的,他們通常都不會相信;如果我們要處理這個事情,從這次大翻譯運動裡可以看出,有些做法可能可以參考。』

劉姝廷進一步說明,烏克蘭建立了一個名為「尋找」的網站,以「事實」為基礎,透過公開揭露、如實陳述、即時整合等做法進行心戰,同樣也值得台灣參考,她說:『(原音)烏克蘭這次其實是用「事實」,透過「事實」把它公布在網路上,然後帶動了媒體去說故事,然後再帶動整個國際輿論去倡議了例如「母親」等人道關懷,這個力量也是某一種對抗資訊操弄的方式。』

劉姝廷強調,在中共的政治意圖與平台的商業營利加乘下,演算法將是中共對外操弄情緒、製造對立的輿論引導利器,這意味著當中共愈能夠掌控演算法,將愈加劇威權國家對民主社會的威脅;由此而言,無論是「認知作戰」或「資訊操縱」,都是台灣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必須嚴肅面對並持續因應反制的重要工作。(記者王照坤、王韋婷、歐陽夢萍 採訪報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